腾博会官网-腾博会官网诚信-tengbo6.com

当前位置: 腾博会官网 > tengbo6.com >

万博manbetx最新新闻 (21)

时间:2018-06-04 14:11来源:http://www.baidu.com/ 作者:佚名 点击:
默认页给标题加个前缀:飞虎队队长遗孀去世:我们的爱情故事和中国抗战94岁陈香梅刚刚去世 中国抗战最困难时,美国飞虎队挺身而出美国飞虎队队长陈纳德遗孀陈香梅近日在华盛顿家中去世。2015年,陈香梅获中国政府颁发的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而与陈纳德的爱情故事是这样开始的......图片说明:陈香梅与肯尼迪总统陈香梅英文回忆录《一千个春天》自序吾是一个幸福的女人,因为吾与一个不平凡的人结为夫妇,彼曾深深地爱吾。许多有着伟大事业需待完成的人,很可能无暇顾及身边琐事,更少有时间表现柔情。然而,这个伟大的人为了予吾快乐,为吾所做的万千琐事,以及彼加惠于吾的无限柔情,使吾与彼共享的时光中,保有一份愉悦,一份满足。一个女人必须要被保护,继而被需要,并且被热爱。爱彼,以及被彼所爱,令吾同时感觉伟大及渺小 感到伟大,是因为吾曾如此深刻的,完整的,为彼所爱;感到渺小,是因为彼惊天动地的业绩,令吾至为骄傲。彼进入吾的生命中,像春日的和风吹醒了百花,像四月的阵雨润泽了大地,由于彼,吾所怀有的爱,是永恒不渝的,至高弥深的,热烈信实的,坚贞至死。年复一年,吾爱彼愈深,愈深。吾怀着感恩的心情,思及那些吾们共相聚的时日;感谢上帝的仁慈,宽厚,曾容许吾爱彼。吾的丈夫会给予吾如许珍贵的昨天,吾最珍视的昨天;为此,吾愿与那些业已获有爱的人同分共享,懂得爱的人必懂得眼泪。这本书的每一章,记载了吾们共相厮守的那些时日;在战争以及和平时期,在欢愉中以及忧伤里。它是一本日记,有着多少页被失落了,多少页被遗忘了;然而,它响彻了一个女人的欢笑与悲哀。这个女人为爱曾献出而的一颗慧心,整个灵魂;并深知而已获有爱的报偿。《一千个春天》(节选)1944年是昆明初冬常见的那种天气,温暖而晴朗。但对于吾,今天却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日子。人力车在古老的圆石子路上摇晃颠簸,它载着吾去参加一次记者招待会,吾,十九岁的陈香梅,算是一个女记者了。吾有说不出的高兴和奇妙的感觉。早在童年,吾便渴望能够从事写作,念中学时,对文艺的爱好又驱使吾热衷于新闻事业。吾当过校刊和大学学报编辑,刚离学校便受到中央通讯社的聘约,派到昆明分社工作。如今,一次记者招待会,将给予吾严格的考验。图片说明:援助中国抗日的美国飞虎队(正式名称: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吾出生于北平,在香港长大和受教育,到这中国最西南角落的昆明古城,才只两天,两天里吾已见到了许多新奇有趣的事物。这儿有许多年代深远的古老遗迹,木轮马车在拥挤的街道上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牧人驱着成群的猪和牛,悠闲地在林荫大道上漫步,几百年前,一批批被皇室贬谪放逐的官吏们,建起了许多华丽的宫廷式建筑。各式各样的交通工具纷然杂存,此刻正像两道洪流,在吾身旁向着相反的方向,蠕蠕而动 光腿赤脚戴毡帽的车夫,拼命地揿按车铃,男男女女骑着自行车在缝隙里穿梭来往,卡车、小包车、中国的和美国的军车,全都急速地按着喇叭,堆满了木材和其彼货物的货车,有的用马拉,有的用人力拖。许多商店播放着锣鼓喧天的地方戏,似正在和街头小贩的叫卖声相抗,这种戏曲很难为西方人欣赏,但这里是中国,到处都弥漫着浓厚的中国气氛,糅合着油腻、烟熏、汗臭,敬神用的檀香木、樟脑木的香雾以及其彼千百种味道。然而,当时吾只是下意识地感触到这些景象、声音以及气味。吾整个的思想都盘桓在吾的新工作上,一些轻微的,恐怕不能胜任的惊慌感觉,冲淡了吾热切的期望。是的,像吾这个受过天主教教育,而且刚迈出大学校门的大孩子,吾是否确有能力报道这种重要的军事新闻? 能够写好那位表情严肃的十四航空队司令,陈纳德少将吗? 吾希望尔将陈纳德少将和彼的部下们,真切的予以人性化的姿态出现, 吾的主编对吾说: 人们都称彼 飞虎 ,彼有一张倔强的面孔,但彼却是仁慈而勇敢的。彼曾击毁了很多日本轰炸机,而拯救了万千中国人的生命。吾要尔采访十四航空队和全队工作人员的新闻,让吾们的人民对彼们和彼们正在做的一切,有所了解,有所赏识。尔的英文已够好了,吾想尔将不致遭受任何困难。 当时吾兴高彩烈地同意了。此刻,吾却不敢说吾自己有把握。或许,这位名震天下的美国将军会感到受了侮辱,让一个年轻女孩子来记载彼的历史性活动? 或许,彼没有时间或耐心来理睬吾。人力车夫的脚步缓慢下来,在两部吉普车中间平放下车杆。这两部吉普车正停在一幢泥土色的、古老的石头建筑物前。大门上悬挂着一块色泽鲜明的新招牌,明白地指出这里就是美国第十四航空队总部。吾把簇新的记者证拿给守门的中国卫兵看,旋即被准许进入,令吾顿感兴奋。吾深深地吁了一口气,穿过幽暗的走廊,遇到一个手捧公文的美国下士。在一间标明 会议室 的房间门前,吾停下脚步,吾的心在急遽跳动。在这间宽敞的大房间里,环绕着一张长形的疤痕累累的木桌,有六七个中国记者,还有几位外国访员,舒适地斜靠在椅子里,都是男人。那一对对逼射的眼光,充满了诧异、欣羡的神色,略带惊愕,一齐投向吾来,嘈杂的低语声缓滞了。有一个人吹起口哨。图片说明:飞虎队员与中国柳州老百姓在一起 安娜,请进。 中央通讯社的鲍勃 冯,一位瘦高的新闻从业者,也不过是吾前一天才认识的,离开椅子,面露笑容地走近吾: 先生们,这是安娜 陈香梅小姐,吾们新来的女记者。尔们看,吾刚才没有扯谎吧! 吾觉得两颊在发热,同业们都站起来,齐声道出礼貌上的问候语: 您好,陈小姐。 紧接着,却从一位 星条 报记者的嘴里冒出一声愉快的: 喂!安娜! 以往,吾也曾与美国人相处过,稔知彼们的轻松活泼作风,但是这位同业不拘形迹的晤谈方式,就吾个人而言,尚属首次。 吾这儿替尔留下了一个座位。 鲍勃说。大家刚坐定,房间尽头的一扇门轻轻旋开。 老头子, 鲍勃低声说。吾尽量把吾的椅子往后推,想越过这些高大的邻人,看个清楚,但却几乎使吾的椅子翻倒。吾坐稳后,看见一个瘦削、满头黑发的美国军官,昂首阔步而入。两颗少将级的银星,在彼陈旧的飞行皮夹克肩头闪烁发光。彼身后跟着一位中国籍上校,还有两个美国军官,一位上校,一位中校。彼强烈地吸引了吾的注意,因为过去吾曾在新闻照片上看到过彼,吾发现,那些照片只能表现彼的若干形貌,而并不能完全传神。彼迈着轻快而坚定的大步,走向长桌,在主位上落座。彼的面孔遍布深深的皱纹,倔强的下颚,看来强韧而果决,一对深沉的棕色眸子流露着坚忍的神色。图片说明:陈纳德吾对彼的瞬间印象是:这个人具有伟大的意志、力量和勇气,兼有高超的智慧。吾带着近于轻微震颤的迷惑,凝望着彼。稍后,吾发觉在吾之前,别的人对陈纳德也有类似的反应。例如在魁北克举行盟国会议时,丘吉尔第一次看见彼,就问彼的随从副官: 那个美国准将是谁? 副官告诉丘翁,那是 中国的 陈纳德。 这样的一张面孔! 丘吉尔惊叫道: 这样的一张面孔!感谢上帝,幸亏彼在吾们这边! 将军与彼的随员们就坐后,絮聒不休的记者们也就此寂静无声。陈纳德将军锐利的目光扫射了一周,然后用带有美国南方腔调的男中音,慢吞吞地向吾们致意。 午安,先生们。 彼的视线触到吾,于是眼角边的皱纹深陷进去, 以及女士! 彼补充道。吾微笑示意,将军开始彼的谈话。这次记者招待会的主旨,自然是有关美国十四航空队在中国战场上所担任的主要工作。吾发觉所讨论的问题也颇有趣,只是基于战时保密的关系,直到很久以后,吾才能将这幅完整的画,捧呈于世人面前。当时的大概情况是:1943 年开始后的数月中,十四航空队已逐渐扩展其行动范围及战斗力。春天在魁北克举行的三巨头会议里,陈纳德将军提供的扩充中国空军防卫实力的计划,获得全面支持。陈纳德将军获有罗斯福总统及丘吉尔首相的全力信任 而且,这个计划正付诸实现。这个计划需要给中国空军再增加三个战斗大队,三个轰炸大队,并且要求从印度越过著名的 驼峰 ,将每月数额高达四千七百吨的供应物资像潮水般地涌流到中国来。而史迪威将军反对陈纳德将军计划的部分原因则是,一条越过高耸的喜马拉雅山脉的空中补给线,势难扩展至达到供应十四航空队补给的需要。然而,时至当日,恰是三巨头会议后的八个月,空中运输指挥部已加速进行其供应品的运送率,使飞越驼峰的输送量高达每月一万三千吨。十四航空队在条件日渐改善的情况下,已从一个空中游击队的身份,转而成为拥有高效攻击实力的空中生力军。它虽然仍是美国驻海外空军中最小的一支部队,但,它的翅翼却覆盖了最辽阔的地区。在长江以北,中国的空军健儿们也在时刻迎接日本人的挑衅,于是长江以南的一片广袤领域,便成为十四航空队的狩猎区。从缅甸之东直趋台湾海峡,从长江以南延伸到喜马拉雅山脉,十四航空队的炸弹百发百中,喷出火花。图片说明:为中国抗战军队运送物资的驼峰航线。这是世界战争空运史上持续时间最长、条件最艰苦、付出代价最大的一次悲壮的空运。该航线上,美军总计飞机损失1500架以上,牺牲飞行员近3000人。将军谈话时,吾很少作笔记。吾使自己全神贯注于彼正在说的话。吾甚至筹思一个聪明的问题,以备继彼公开声明完毕后的询问时间提出。但是除了注视及倾听外,吾竟做不了什么。彼是如此有力地支配着整个会场! 绝非那两颗银星给予彼这份力量,定然是有种无从解释的气质,那是与生俱来的。陈将军像磁石般吸引了吾们的注意。彼黝黑、热切的眸子直率地望着吾们的眼睛,彼低沉的音调既不苛严亦不专断,但却传达着彼不屈不挠的信念。如今,吾明白了。彼是如何能在生命的历程中,艰苦奋斗,而获得像今天这样的地位。这个人,数年前应中国政府之邀来到中国,训练年轻的空军们与日本作战。正是这个人,这个没有官阶的人 彼早先已自美国空军退休,从中国返回华盛顿,向美国总统请求,准许一批空军辞去现职组成了美国空军志愿队。彼是这群英雄们的导师及领袖;而这群英雄们在各战役中,曾以每一架美国飞机的损失,换取击落十架日本飞机的惊人记录,一直不懈地在写着彼们的战绩,证明了陈将军的空中战略及战术的正确。正是这个英名远播的外国人,因为彼对中国的贡献,而被许许多多的人铭刻于心。吾感到困惑不解,好像刚才鲍勃 冯曾称将军为 老板 ,后来吾才知道,这是美国人称呼任何指挥官的方式;但,此际吾听到将军被人冠以 老 字,不胜惊讶。彼当然不是稚气未脱的那一型人,但也说不上漂亮。坐在驾驶员的坐舱里,经历了千百次风吹日晒,这是一张经过磨炼的面孔。彼的眼睛是属于那种遥远凝视型的,仿佛正将内在与外在的视野,同时盯注于遥远的地平线上;彼有着一个对自己的判断力及最后成功具有充分信心的人,所拥有的稳健而坚定的双眸。那张战斗人员的面孔,流露出智慧、果决和敏于理解,完全男性化,出奇的具有吸引力。不,彼并不 且将永不 衰老。记者招待会结束。 尔的笔录并不多,安娜, 吾们站起时鲍勃说: 尔写稿子时,如果需要帮忙,请来找吾。 谢谢尔,鲍勃, 吾感激的回答。吾转身离开桌子,吃了一惊。将军正向着吾迎面走来! 是陈小姐? 是的,将军。 图片说明:婚后陈纳德与陈香梅 何登中校刚才告诉吾尔的名字。尔的父亲最近有信给吾,问及令姊静宜的近况,并提到吾可能不久就会看见彼另一位千金。 静宜是吾大姐,大吾四岁,在十四航空队当了两年飞行护士,吾不知道陈将军是否已经知道,而正在考虑父亲的建议,辞离现职赴美,与父亲团聚。吾不再紧张。吾仍然感受到彼的力量及磁性,但是吾又体味到一点别的东西 彼是和善的。吾一下子就平静下来了。 吾真高兴见到尔,将军。静宜姐姐曾告诉吾不少有关尔和十四航空队的事。 彼彬彬有礼地向前低下头来 差不多是一鞠躬。 假如尔不急于赶回去写稿,跟吾们一同吃杯茶好吗? 吾预备写篇特写稿,吾有时间的,吾很喜欢喝点茶。 彼让开路,于是吾走在前面,穿过彼刚才进来的门,进入一间较小的房间,有几位美国和中国的军官们正坐在那里。彼们都起立为礼,陈将军一一加以介绍 何登中校,新闻官;金特莱上校,十四航空队的军医;舒伯炎上校,将军的联络官,以及其彼几位。 陈小姐的父亲,吾在旧金山时认识的,曾托吾照应彼的女儿。 将军解释道。 听来仿佛是件战时最佳任务嘛。 何登中校调侃地说。在众人的一片哄笑声中,将军脸上也掠过一阵微笑。吾们坐定后,一个知礼的男仆托着一盘茶和蛋糕出现。吾很少讲话,只是对军官们提出的问题加以答复。大家对吾及吾的工作似乎都颇有兴趣。 吾请陈小姐来吃茶,是为了使而明了,吾们是友善可亲的,正如吾们有工作能力一样, 陈将军说, 吾认为倘若而喜欢吾们,而必会为吾们写出一些好故事,而且都是事实。 吾会尽力为之,将军,吾十分满意吾的工作,而且,吾还相当年轻,又是晚辈,新闻从业员似乎无需太拘泥形式,请叫吾安娜吧。 吾想要喊尔 亲爱的安娜 。 何登中校说,于是别的军官们又大笑起来。吾怀着一份涌升的激动之情,离开总部。吾年方十九,吾的祖国置身于战争中,吾的事业正进入起点 而吾已结识扬名四海的陈纳德将军!彼,恰如吾曾想象的,予人以难忘的印象;但,有些事情彼也表现了友善和亲切,那是吾未曾预期的。吾们首次的晤见恰如晨曦乍现。和那些吾所遇见过的任何人相比拟,彼是迥然不同的。彼,像旭光 充满生命,仿佛霍然间,春天走进了吾的心房,吹来了崭新的希望与期待。吾意识到彼的存在,吾不再郁郁不乐,吾不再畏惧不安。是时,快五点半的时候,夕阳余晖在白色的山巅上抹上一层金黄。吾离开了中央通讯社的办公室。吾写完了第一篇新闻稿,一缕奇异的情绪油然而生。吾衷心地希望,吾的主编对吾交上去的特写稿所表示的赞赏是诚意的。吾要吾的同胞们了解,陈将军正为中国做些什么,以及彼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彼的驾驶员们是多么的勇敢;吾们又是多么的幸运,飞虎队在吾们急需的时候,挺身而出帮助吾们。 (责任编辑:admin)